资讯中心社会寻亲公益寻人文化旅游文体书画旅游文苑品牌营销直销新零售微商电商招商消费质检汽车房产保险时尚服装珠宝展会健康美容中医养生美容瘦身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益 > 正文 >

轻松筹、水滴筹“为爱筹款”,究竟还能不能守护住“爱心”?

今讯网 2021-12-17 08:17来源: 编辑: 手机版

来源 | 螳螂观察

文 | 陈三

前段时间,一个5岁白血病孩子的话戳痛了无数网友。

“我想活一千年。如果我没有了,你再生一个我这样的。”

他的话懂事的让人心疼。

“挺崩溃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心里都感觉接受不了。”

妈妈哭着看着孩子。

看着这样的画面,大多数人都会挺不住,因为实在是太过揪心。

而与孩子一同陷入绝境的,还有风雨飘摇中的家庭。

巨额的医药费,有的时候能毁灭整个家庭的希望。

虽说为让老百姓能有病有所医,国家在不断发力。

今年,国家医保局公布了《2020年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支出21032亿元,同比增长0.9%。全国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

其中,全国医疗救助基金支出546.84亿元,中央财政投入医疗救助补助资金260亿元,另外安排40亿元补助资金专门用于提高“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区医疗保障。

同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14年-2019年中国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呈现增长态势,由2014年人均1044.8元,增长至2019年人均1902.3元,2020年小幅回落为1843.1元。

可即便这样,仍然还有大量无法负责医疗费用的家庭。

特别是面对大病重病高额医疗费用时。

在新浪财经发布的《2020年各城市工资中位数分布》中显示,最高的北京6909元,最低佛山3568元。另据相关数据,我国有6亿人月均收入仅有1000元。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家庭是没有抗风险能力的,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家庭只能面临“治还是不治”的残忍选择题。

如同上面的儿童白血病,若是不幸中招,对大部分家庭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据卫健委组织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中华医学会等开展调查,根据不同分型和危险程度,儿童白血病治疗费用在10余万元至80万元不等。

其中化疗费用一个月1-2万,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费10万-20万,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费用40万-50万......

而在这其中,大病所需的进口药大部分不纳入医保报销范畴,也意味着需要患病家庭自身来扛昂贵的治疗费用。

曾有一位患糖尿病的奶奶为给自己患白血病的孙女省医药费,决定放弃自身的治疗最终离世,用自己的死来换取孩子的生。可面对巨大的医疗费用缺口,家中存款仅是杯水车薪,孩子父亲无奈大哭“实在对不起”。

“拿不出钱”无疑是把家庭又拉入了另一道深渊。

筹钱救命成为了摆在生死攸关面前的大事。

除医保、借贷、亲友帮助等救济手段之外,现在的筹款平台成为了信息时代医疗救济的一种方式。

《法制日报》记者去年在《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签署现场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去年8月已有逾500万大病家庭通过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发布求助信息,获得了超20亿人次的爱心人士响应。

可以说,筹款平台的出现犹如一场及时雨,让心碎的父母不再纠结“治与不治”的难题。

可就是这样的便捷,也滋生了另一番天地。

逐渐变味, 成了骗子的温床

近日,有网友发现在微博热门文章评论区,总能看到有人留言救救生病孩子的文字,在点击用户主页后,“水滴筹(或轻松筹)链接发不出微博会被屏蔽俺们整不会迫于无奈用这种方式求大家”的文章跳出。

幼小的孩子奄奄一息,急需救助。

文章中放入了孩子被救治的照片、病历、家庭情况等真实个人信息,并附上二维码。

任谁看了都要心疼一番。

见不得孩子遭罪的好心人纷纷慷慨解囊,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却在不知不觉中中了骗子们的圈套。

仔细查看一番,骗子们甚至在行骗时没花任何“心思”。

其复制粘贴的评论后面,“11岁”、“脑出血”与后面文章诊疗单中“1岁”、“急性肠套叠并小肠坏死、休克”是自相矛盾。

一场低成本的行骗悄然盛行,借着大众的善心不断收割着钱财。

微博上到处都是他们的“劣迹”,残害着患病的家庭、坑蒙着大众。

《螳螂观察》发现,这样不耻的搞钱路子还在蔓延。

有人气的地方,往往是骗子横行的绝佳场地。

微信群如同人气旺盛的微博热搜。

群里不同的患病孩子,齐齐整整同样的的求助话术,不断的在群里滚动。

这是骗子们“充分准备”后的成果,敲打着“不忍心划过”那波人的善心,只要点击进入他们就成功了一半。

然而,恶心的点不只有值5毛钱的话术,更恶心的是同一个微信群不同的求助者在广撒网式的“捕鱼”。

虽说如今很多大病缠上了一些“小可怜”,但在一个群里扎堆出现的卖惨文案还是不得不令人生烦。

此外,随意取的微信名,一切都透露着这是场蓄意进行的骗局。

可见,这些人还真是在“尽职尽责”的骗。

但某些“不用心”的举动也恰恰暴露出他们是“骗子”的身份。

为了搞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个鬼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本该是救命的稻草,却成了骗子的温床。

想说,这些骗子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借着重病孩子的幌子招揽钱财,这样的钱用的安心吗?

试想下,当大众的善意被这些恶人消费殆尽,变得麻木不仁,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救助,是多么的可悲。

而造就这一切不是没有根源。

失了初心, 不是没有征兆

打着“帮扶”的旗号,某些筹款平台却在“私聊生意”。

《螳螂观察》查询到,2019年,某筹款平台被爆在医院扫楼。

意在帮助贫困家庭,实则“高薪+绩效考核”压力所为。

提成:0-5单,每单80元;5-10单,每单100元;最高每单提成能达150元,轻松月入过万......

至此,善意变成了一门生意,不断在各大医院上演。

自称为“志愿者”的地推人员,在医院挨着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等帮助。

不断向“贫困者”伸出橄榄枝,拯救着正陷入“深渊”的家庭。

也就是说,患病了不用愁,平台一手搞定,不仅对家庭毫发无损,有可能还能从中大赚一笔。

这世上还真有天上掉馅饼这等好事。

至此,为普通人、贫困者谋取一线生机的筹款平台成为了各种卖惨的工具,任谁都可以去比划两脚,博得同情。

事件曝光后,平台迅速做出回复,“为个别线下人员违规现象,组织重新回炉学习”,线下服务团队的组建主要服务于“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

可关键是,对于员工设置末尾淘汰、按单提成的激励方式,必然会造成所谓的“违规”,目的和方式的不一致。

不合理的模式下,员工在“拉人头”,患者却在“行骗”。

杭州一女子曾替父筹款20万,以帮助确诊患癌的父亲渡过难关,态度诚恳、语气悲痛无奈,老父亲在病床正遭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家庭陷入黑暗风雨飘摇,急需大众帮扶。

之后求助人故事、检验单、筹款金额,暗示着事件的真实合理性,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只等收集同情和善心,来铸就这一伟大的善心之举。

然而,这一场“爱心之旅”,打脸却来得极快。

翻开发起人的另一面,与卖惨求助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生活的惬意、自如。

有捐赠过的网友刷微博意外发现该女子的“炫富”行为,而这仅仅是在该女子求助不久后的时间内。

且这样的炫富行为,在她的微博比比皆是,出国旅游、晒包、购物、晒车等等,过得如此滋润富有,却在骗取着大众的同情心为其买单。

气不气愤。

还有更气愤的,是该女子的态度,“自我感觉很好”、“认为自己做的没错”、“符合申请条件”。

简直把一众捐赠者当成了傻子在耍,我有钱没钱是我的事,符合要求我就要申请,捐款是你们的事。

女子自始至终不觉得自己有半点问题,一直态度强硬。

坐不住的网友显然不能放过如此三观不正的人,抓住机会教育才是最正经事。

没文化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文化的无赖。

三观丧失、蛮横至极。

闹出动静挺大的德云社吴鹤臣,一样也是如此操作,2019年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失去意识一度生命垂危。

惊慌失措之下,家人立马开始以“贫困者”的身份发布消息筹钱,“父母双双退休”、“收入远远不够药物及治疗开销”、“众筹100万”。

家人的众筹行为立马在微博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有人质疑,德云社这么大的公司不给员工上保险?毕竟在大众心中他们的师父一向慷慨,应该不会对弟子不管不顾。

有人直接说其完全是想发财。

更是有网友爆出其在北京有房有车,比大部分捐赠者富裕得多。

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时,家人紧急关闭筹款通道,至此掀起的怒火很快被熄灭,患者、平台无损,损失的只是大众“一文不值”的善意。

去年,广东中山破获一起利用筹款平台骗钱的诈骗案,一女子伪造身患子宫癌的虚假病历,在某筹款平台发起个人求助信息进行网络筹款,短短十天时间筹集善款4万多元,且将钱全部顺利转出。

讽刺不讽刺,被揪出来才知在“诈骗”。

极大可能大家省吃俭用的在捐款,发起人在海吃海喝的等善款。

不可否认,筹款平台的确为部分贫困者解决了燃眉之急,但越来越多的“骗子”出现时,是否该思考思考某些模式在“推波助澜”。

频频被曝光的争议筹款事件,在某些方面就足以证明着平台存在的一些“漏洞”。

没了爱心的爱心筹款, 还剩下什么

水滴筹、轻松筹等爱心筹款平台的出现,本是在为贫困家庭缓解燃眉之急,挽救一个个濒临险境的生命。

当太多的情形被贴上了“假”、“骗子”的标签,不断消磨着大众的善心。

《螳螂观察》想说,骗子们搅乱的世界,爱心会越来越少,会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帮助。

这是人心的使然,更与平台有关。

原本的是病人筹钱,大众爱心捐款,可一些平台会暗搓搓的营销。

水滴筹就在大众捐款完成后,会立马弹出一个保险页面,建议捐款者购买保险。

如此巧妙的设计还真是有心,在看过发起人惨痛的经历后,无形中形成的焦虑,会促使捐款人立马中了购买保险的圈套。

买,是接下来的必然动作。

如此草率的购买行为,最坏的地方则在于,它让投保人以为已经有了保障,但没有经过专业人员的核保、投保,出险后帮助理赔,无疑是跳坑之旅。

然而,在另一筹款平台上,有网友发现了“在平台捐100元,付款时扣103元”的“诡异”现象。

难不成爱心捐款还要缴纳“服务费”?

带着疑问,仔细查看一番,才知道平台在求助信息捐助金额框下方,有一个加入“限时3元加入,最高可获得30万大病互助金,患大病不愁没钱”的选项。

要真能3元获得一份保障也的确值了,可真实情况远超想象,因为3元还只是入坑的第一步,后面系统会不断的进行“余额不足,即将失去互助权益”轰炸,且建议充值10元甚至50元,即使是10元有效期也仅为4个月,而观察期就需要180天至360天不等,也就是在这段时间被确诊协议的疾病,并不在享受互助金的范围内。

但在观察期内该出的钱一样要出,否则一旦低于有效余额,将暂时失去互助会员资格。

只能说,简直是恶心。

还有更恶心的是,平台默认设置的3元资助平台。

“不在乎钱多钱少,算是给救助者的一点心意吧,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付3块钱,我不能理解。”有网友直言此类行为“太不地道”。

筹款平台,本着为“爱心”服务,为患病家庭撑起一片天地。

但真正要思考的是,不能丢了“爱心”。

当越来越多有争议的“个例”出现时,该看看是否需要“补漏”了。

1、《实名认证7项底线!个人大病求助平台自律公约升级》—中国青年网

2、《人民财评:“扫楼”事件暴露水滴筹模式存在缺陷》—人民网

3、《女子伪造子宫癌病历,利用水滴筹诈骗,不到10天筹了4万多元》—半岛晨报

4、《轻松筹捐款互助全是套路 大病当前层层审核就是拿不到钱》—未来密码

5、《捐善款默认资助平台3元?轻松筹回应:可申请退款》—极目新闻

6、《深圳人的工资中位数曝光!网友笑了:我还超了一块钱......》—深圳晚报

7、《3岁宝宝确诊癌王,医生曝光了罪魁祸首:很多妈妈都在犯!》—催乳大师网

8、《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高薪+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映像网

9、《杭州一女子替父筹款20万元称确诊胃癌,几天后炫富被发现》—澎湃新闻

10、《德云社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失去意识入院治疗,众筹100万惹争议》—盖饭娱乐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